新聞 >>  時政要聞

天天學習|總書記考察的這片松林背後有何故事?

發佈時間:2021-08-26 10:47:26

來源:央視網

8月23日,近平總書記來到河北省塞罕壩機械林場尚海紀念林,實地察看林木長勢,瞭解林場弘揚塞罕壩精神、推動高質量發展等情況。

尚海紀念林位於原馬蹄坑造林會戰區,是塞罕壩精神發源地、百萬畝林海起源地。這片落葉松林為何以“尚海”命名?背後有何故事?央視網《天天學習》帶您一起了解。

時政微視頻丨瞰塞罕壩

1961年,國家決定在河北北部建設一座大型機械林場,但具體選址在何處,還要視具體的氣候、土壤等條件才能定。當年11月,原林業部有關領導和專家到塞罕壩考察。站在林場北部紅松窪的山坡上,大家看到荒原上有一棵落葉松迎風卓立,激動不已。這棵松,成為塞罕壩建場的依據和信心。

次年2月,當時的國家林業部決定建立塞罕壩機械林場。那年秋天,平均年齡不到24歲的369名創業者,來到這個黃沙漫天的地方拓荒開路。他們的帶頭人就是王尚海。

這一年,王尚海剛剛40歲,是承德地區農業局長。塞罕壩建林場,組織上動員他去任職。這個抗戰時期的游擊隊長,後來又擔任圍場第一任縣委書記的漢子,毅然接受了組織的安排,成了塞罕壩機械林場第一任黨委書記。

遏制沙漠逼近北京的嚴峻形勢、涵養京津地區水源,這是國家賦予王尚海帶領着的這支369人隊伍的特殊使命。

塞罕壩創業初期人工造林現場。(資料圖)

塞罕壩創業初期人工造林現場。(資料圖)

惡劣的生存環境,是他們首先要克服的困難。塞罕壩冬季漫長,到處是沙地和光山禿嶺,風捲着沙粒雪粒遮天蓋日,年均積雪長達7個月,最低氣温零下43℃。白天,王尚海帶着大夥兒揹着大麻繩,蹚着沒過膝蓋的大雪,走六七裏地到山上。男職工跪在雪地裏採伐殘木,女職工則用繩子將木頭綁好拖下山。晚上,大家睡在鋪了一層莜麥秸稈的土炕上,睡覺時都要穿着棉襖棉褲、戴着棉帽子,早上起來,眉毛、帽子、被子上都是一層厚厚的霜。住工棚、喝雪水、啃鹹菜、吃冷飯,就是在這種近乎死地的艱苦環境下,王尚海帶領第一代塞罕壩人紮下了根。

考驗接踵而至。由於缺乏在高寒地區造林的經驗,1962年,塞罕壩第一次造林1000畝,成活率不足5%,第二年造林1240畝,成活率不足8%。超出想象的困難和挫折,使滿懷希望的熱血青年心灰意冷。1963年春節,外面的雪有一米多厚,大家愁眉苦臉,思鄉之情伴着造林失敗的沮喪,“林場即將解散下馬”的流言悄悄散播,甚至還有人這樣寫道:“天低雲淡,壩上塞罕,一夜風雪滿山川;兩年栽樹全枯死,壯志難酬,不如下壩換新天。”

王尚海(左三)和職工一起研究造林技術問題。(資料圖)

王尚海(左三)和職工一起研究造林技術問題。(資料圖)

“山上能自然生長松樹,我就不信機械造林不活!”關鍵時刻,王尚海毅然決然交出承德市區的房子,帶着一個書櫃、兩個箱子、幾件炊具,把妻子和5個孩子帶上壩,在臨時騰出的一間職工宿舍裏安下了家。

1964年,王尚海偶然發現了馬蹄坑。馬蹄坑位於總場東北部10公里處,三面環山,南臨一條小河,形如馬蹄踏痕,共有760畝地,地勢平緩,適宜機械作業。這年的4月20日,王尚海、劉文仕精心挑選了120名職工,調集了最精良的裝備,分成4個機組,挺進馬蹄坑。王尚海以身作則,會戰期間誰都不準回場部,大家都吃住在山上。在翹尾巴河北岸,一溜兒帳篷拉起來了,一羣不服輸的塞罕壩人向荒原開戰了。

10月初,馬蹄坑“大會戰”所植的落葉松平均成活率達到99%以上,這是國內首次用機械栽植針葉樹獲得成功,王尚海跪在山坡上號啕大哭。

林場創業者當年住過的土坯房。(資料圖)

林場創業者當年住過的土坯房。(資料圖)

王尚海在塞罕壩幹了13年,其間面臨過各種困難,妻子也曾心疼地勸他辭職回老家。他説:“林場還沒有建成,我就是死,也要死在壩上!”他的老戰友王振興曾問他,真打算堅持幹下去嗎?王尚海説:“我連墳地都看好了,在馬蹄坑,那是我參加機械造林第一塊成功的林地。”

1989年底,病重的王尚海在承德市一所醫院的病牀上用手艱難地指向北方,説出三個字:“塞……罕……壩……”這是他在彌留之際留給親人的最後一句話。

王尚海<span class=

尚海紀念林。

當年12月24日,王尚海的骨灰被撒在了馬蹄坑,伴他長眠的那片松林也被命名為“尚海紀念林”。

時光荏苒,尚海紀念林中一棵棵松樹已長大,陪伴着它們的主人,在美麗高嶺上鑄起一座綠色的豐碑。

責任編輯:杜希堯

更多資訊,下載羣眾新聞

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

Copyright © 1998-2021 by pr.xn--e1t64m.xn--io0a7i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