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讀時光

相見或是懷念

作者:崔立

發佈時間:2021-08-26 08:26:05

來源:西安日報

這條信息像是一則英雄帖:畢業二十年,週六一聚。

去嗎?他還猶豫,去了又如何?二十年了,她還好嗎?臨開始前幾小時,他沒有在微信羣裏報名,只默默地私信了班長。還有空位嗎?我也來。有的,歡迎歡迎。他的車一小時後,停在聚會的餐館外的停車場。他推開玻璃門,門發出“吱呀”的尖鋭聲,嚇了他一跳。他不敢把頭抬起,他在想,是不是她會轉過頭來?

一左一右兩張桌子,她在左側,他去了右側,在一個同學身旁坐下。“你好,好久不見啦!”“是啊,一晃又幾年了。”人差不多到齊,菜上桌。他剛吃了幾口。有同學起身去鄰桌敬酒,叫他。他説:“你們去吧。”他其實也想,待會見到她怎樣的表情、又怎麼講話,哪怕是想好了,到了跟前弄不好又沒方向了。這不是他第一次沒方向了。敬完酒的男同學陸續回來了,又有幾個女同學端着倒滿礦泉水的杯子去敬酒了。敬酒的同時,已經有同學在旁邊的音響前吼了起來,屏幕上是一曲昔日的《明明白白我的心》,一首他們讀書年代耳熟能詳的歌曲。

一會兒,她竟然一個人端着酒杯過來了,就站在他的身旁。他幾乎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了。她説:“我敬下大家。”一桌子的人都站了起來,他也不例外。有同學説:“你這個,是不是酒啊?”她説:“是礦泉水,我待會還要開車。”他一直聽着,一仰脖,把杯子裏的酒喝完了。

一個男同學把歌唱的,不如説是吼得蕩氣迴腸的,脖頸因為激動而通紅,喉結蠕動,連手臂上的青筋幾乎都能看個真切。早早準備好的二十週年的蛋糕,已經切成了一塊塊。有女同學兩隻手各小心端着一份,放在了兩個同學的面前。那位女同學跑了好幾趟,幾乎每個人面前都有了,唯獨他沒有。她過來了,手裏也拿着兩份,一份放在了他的面前,往前走幾步,另一份放在了剛剛走開的一位同學的位子上。儘管他的臉上很平靜,但心裏頭早已波濤洶湧。歌聲又切到了那一首《漂洋過海來看你》,是幾個女同學的合唱:為你我用了半年的積蓄/漂洋過海的來看你/為了這次相聚我連見面時的呼吸都曾反覆練習……這是她讀書時最喜歡聽,也最喜歡唱的歌。她坐在位子上,依然背對着。他站起了身,猶豫了下,要過去嗎?心裏頭無數次地在問自己。吃飯、喝酒已經告一段落,現在像是最後一個議程,交流溝通了。

不知從哪裏來的勇氣,他走了過去,輕輕碰觸了一下她。他説:“哎,你現在在哪上班呢?”她説:“我就在這附近呀。 ”這個晚上,他第一次這麼勇敢地去看真實的她。她胖了,皮膚還像以前那樣白皙。沒有想象中的尷尬,倒真的像是二十年素昧平生的老同學。他們聊了好幾句,她坐着,他站着。旁邊有空位,她示意他坐,他原本坐着隔了張空位。聊了幾句,他坐上了那張空位。他感覺整個空氣都像是凝固了。但聊了幾句,他還是不免有些聊不下去,有很多藏在深處的東西,萬一碰觸到了,是不是又尷尬了?剛好一個男同學有事找她,倒是解了他的圍。“那你們聊吧!”他起身,回到了門口。

好多同學都已經站起,又聊了幾句,感覺是倒計時了。他的眼神又到了她的身上。那個同學,已經起身走開了。時間差不多了,若是這一次錯過,下回不知道又什麼時候了,再等二十年嗎?他咬咬牙,幾乎是衝了上去。他説:“我可以加你微信嗎?”他舉着手機。她説:“可以呀。”他説:“我掃你吧。”她點開,變成了她掃他。他點開二維碼,感覺手都顫抖了。她掃好了。他趕緊加了她的好友。

這一刻,他突然想到了讀書時的一幕。他端坐着,後面有人捅了他的背。他轉身,一張陌生的女孩的臉。她説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他説:“我,我叫張生。你叫什麼?”她説:“我叫閆燕,你好張生。”

責任編輯:王軒宇

更多資訊,下載羣眾新聞

陝西新聞

編輯推薦

娛樂星聞

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

Copyright © 1998-2021 by pr.xn--e1t64m.xn--io0a7i. all rights reserved